当前位置:首页 > 生活杂谈 > 正文

严嵩夏言(想当官的人分为两种)

简介 想当官的人分为两种。 第一种:为了有更高的平台能做更多有意义的事; 第二种:为了发财、女人和光宗耀祖。 今天和各位聊的...

  想当官的人分为两种。

  第一种:为了有更高的平台能做更多有意义的事;

  第二种:为了发财、女人和光宗耀祖。

  今天和各位聊的是这两类人的杰出代表,第一种人叫夏言、第二种人叫严嵩。

  被人背后开枪的滋味不好受,但是总有人为了利益选择背后朝别人开枪,封建朝堂,哪里有利益,哪里就有黑枪。

  嘉靖一朝,犀利哥夏言通过自己的努力问鼎权力巅峰,成为了内阁首辅,正当他春风得意的时候,有一杆黑枪在他背后悄悄举了起来,举枪的不是别人,正是下一任内阁首辅——严嵩。

  说起来有渊源,严嵩是夏言提拔起来的人。

  官场有时候就是这样,提拔之前,是一张脸,提拔之后往往又是一张脸,人性玄幻莫测。

  夏言是做事的人,严嵩是玩人的人。做事的人一般情况下玩不过玩人的人。

  正德皇帝朱厚照崩逝后,嘉靖皇帝重用原来的给事中夏言为礼部尚书并且进入内阁,严嵩利用与夏言都是江西老乡的关系,拼命讨好他,夏言经常在嘉靖皇帝面前称赞严嵩,最终严嵩由翰林院掌院升为礼部尚书,从此,进入了嘉靖的视野。

严嵩夏言

  列位都知道,嘉靖信奉道教。而夏言这个人刚毅果断、才能过人,坚决反对嘉靖沉迷道教,认为对国家社稷不利。有人认为,这是极度政治不成熟,领导喜欢的事,你小子居然不喜欢,不喜欢也就算了,还当面劝领导也不要喜欢。

  嘉靖:你在教我做事啊!

  结果:夏言慢慢地让嘉靖很不爽,越来越不爽。

  明朝衣冠制度规定,皇帝的帽子应该是乌纱折上巾,崇尚道教的嘉靖将帽子改为了香叶冠。有一次,嘉靖皇帝分别赐予夏言、严嵩等大臣道教的帽子,夏言认为不符合朝廷的礼仪因此拒绝戴上,老油条严嵩则不这么认为,每次出朝都会戴此冠,还特地用轻纱笼住以示郑重。嘉靖见状,越来越喜欢懂事的严嵩而厌恶强势的夏言。

  封建朝堂,与领导同频共振不仅仅要在大是大非的问题,有的时候起决定性作用的恰恰是一些小事以及皇帝的性格和喜好。清朝的和珅在朝为官有一个“八字原则”,正是这个原则让他纵横乾隆一朝,风光无限。

  八字原则:大事大约,小事小心。

  意思是,大事,朝堂自有法度,自成一体,臣子压根没机会犯错,如果在“大是大非”上与朝廷步调不一致,压根进不了体制内。在“大事”上,犯错的臣子少之又少,而让臣子倒霉的恰恰都是一些“小事”,这些“小事”都是跟着领导的心思走的,如果揣摩错了领导的心思,结果只有一个:明亏暗亏混合亏。

  为了挤走自己的恩师,自己好上位,严嵩抓住为数不多的机会,趁夏言不在的时候,面见了嘉靖,并告了夏言的黑状,其中有一条触动了嘉靖敏感的神经,说夏言为官跋扈,甚至把嘉靖皇帝赐给他的道教礼冠都敢随手扔…

  这一招太毒了,可谓嘉靖最在意什么,严嵩找准痛点上去就是一状。

  嘉靖二十一年,夏言被赶回家养老。

  严嵩上位后,嘉靖才真正了解严嵩。

  严嵩是一个不负责任的人。一个不负责任的人如果位高权重是件很可怕的事。上位后,严嵩的主要工作有两个,一是抓权,二是捞钱。

  有人说嘉靖一朝是大明王朝由盛转衰的分水岭,与严嵩独霸内阁20多年有关系,能在内阁站20几年班,这在封建历史上都十分罕见。此人踩着老上司兼老乡夏言的尸体上位,最终又因为被夏言所培养的徐阶设计,在饥寒交迫中死去。

  夏言和严嵩最大的区别:

  夏言知无不言、刚正不阿,又称大明犀利哥;而严嵩的性格恰恰相反,阴柔无耻,擅长背后捅刀子。

  他们也有共同点,都是因为擅长写青词而受到嘉靖的宠幸,青词又称绿章,是道教举行斋醮时献给上天的奏章祝文。

  但是受宠后两人,表现完全不一样,夏言更想利用自己的能力能帮助皇上更好的治理好国家,而严嵩只是为了谄媚皇帝,独霸内阁。

  不知道是报应还是轮回。

  严嵩在嘉靖面前诬陷夏言受贿,收回河套地区有阴谋,因此夏言被免官;后来严嵩又补刀,诬告夏言诽谤嘉靖,最终,一代明臣夏言竟然被腰斩于闹市,成为了明朝为数不多的被处以极刑的内阁首辅,世道有轮回,十几年后,夏言有一位学生,忍辱负重也进了内阁,并且用同样的方法干倒了严嵩。这个学生的名字叫徐阶。

  忠和奸都是相对的,普世价值里的“忠”如果和皇帝所认为的“忠”不在一个频道上,那就叫“愚忠”,这类人或许能留下清名,但是活着的时候一定很痛苦。

  尽管痛苦,但是这类人活出了自我,他们在黑暗中坚强地寻找理想之光,他们看不惯体制,却又不得不在体制内生存,他们没有选择退出归隐,是因为他们心中有职业情怀、为官情怀。

  严嵩是一个“无我”的人,这类人极度能“忍”,并把“忍”养成了习惯,目的性也很明确,他只想通过朝廷这台机器为自己榨出油水,榨出更多的油水。这类人性格无我、和颜悦色,皇帝的喜好就是他的喜好,皇帝的快乐就是他的快乐,皇帝的性格就是他的性格,皇帝的财富能捞一把绝对不会捞半把,至于江山社稷、百姓民生,都不是他关心的问题,不仅不关心,还都能成为他释放欲望的道具。


发表评论

最新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