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生活杂谈 > 正文

李景隆是真的草包吗(和老谋深算的朱棣比,这个“侄儿”差就差在用人上)

简介 在没有坐上那个让人朝拜的位置之前,谁也说不清谁是人才、谁是废物。就好比当年,狄仁杰对武则天的感觉一样。满朝文武都极力反对武则...

  在没有坐上那个让人朝拜的位置之前,谁也说不清谁是人才、谁是废物。就好比当年,狄仁杰对武则天的感觉一样。满朝文武都极力反对武则天称帝,唯独狄仁杰保持沉默,因为狄仁杰认为:对于未知的人和事,最好不要过早地表达态度,因为谁都不知道武则天会不会胜任。

  朱元璋崩逝,建文帝朱允炆登基后立即忙“削藩”,朱棣被迫发动靖难之役。在这一段说长不长、说短不短的权力博弈过程中,有一个草包起到了关键作用,此人就是李景隆。人嘛,有人才就会有废物,这很常见,不过如果一个废物走诡异路线屡屡官运亨通,这就让人值得思考了。

  远在北京朱棣不同意削藩,朱允炆就派“将军”李景隆攻打燕王朱棣,结果李景隆带着50万正规军(也有一说是60万)被朱棣几万人打败,朱棣反攻南京时,还是这位李景隆,主动打开城门迎接朱棣,结果朱棣夺得江山后,李景隆被封为一等功臣。用现在的话讲,李景隆就是一个软骨头+草包+废物+墙头草。

微信截图_20210506232229.png

  李景隆,男,小名九江,是明朝开国功臣李文忠的儿子。他有一个好爸爸。李文忠是谁,李文忠是朱元璋时期的猛将,智慧与能力并举,在朱元璋时代屡获战功。实践证明,将门真不一定出虎子,李景隆自幼生长在富贵之家,成年后长得很帅气。属于典型的富二代+官二代+玩二代。靠着父亲做一些事,也做了官,做了官后,就认为自己很有能力。

  由于身份特殊,李景隆在朱元璋时期就得到了重用,“出练军湖广、陕西、河南,市马西番”,“进掌左军都督府事,加太子太傅”。建文帝即位后,更是对李景隆信任有加,“以肺腑见亲任”。朱棣发起靖难之役后,李景隆在齐泰、黄子澄的推荐下,出任大将军,率领五十万大军北伐朱棣。

  插播:齐泰、黄子澄是朱元璋安排的“东宫军师”,也是朱允炆“消藩”攻打燕王朱棣的“幕后军师”。治大国如烹小鲜,朱允炆的这桌菜上,尽是齐泰、黄子澄、李景隆这样的人当权,结果可想而知,也验证了那句 “官场字典”里的话,领导也是人,什么性格人就会用什么性格的人,当无能、柔弱、没有主见的朱允炆性格初养成后,也注定了他会用什么样的人。应该说,单独拎出来,齐泰、黄子澄、李景隆每个人都有显著的优点,结果,朱允炆楞是把这群人给用废了,也把自己的江山玩丢了。

  李景隆领兵攻打朱棣期间,“王师死者数十万人,南军遂不支”。50万人被朱棣不到5万人打的鼻青脸肿。

  消息传到应天,朝廷官员纷纷上书,认为“景隆失律丧师,怀贰心,宜诛”。不过建文帝没有答应,因为朱允炆是一个“善良”的人,也是一个“念旧”的人。朱棣大军打到南京城下时,方孝孺等人怒不可遏,十几位官员一起找到李景隆,并且围殴了李景隆一顿,也能想象,在方孝孺等人眼里,李景隆断送了朱允炆一朝,也断送了一帮人的荣华富贵。这个时候,建文帝朱允炆又站出来说话了,秉着“用人不疑,疑人不用”的观点,继续信任李景隆,而且让他先去向朱棣求和,结果李景隆这个怂包,直接打开了城门,投降了。撇开政治派系不说,单从为人处世这个角度来说,李景隆的确很差劲。

  朱允炆用人的确是把刷子,他认可的人,一定是“人才”,无论做什么事,朱允炆都会力挺,力挺到朱棣兵临城下,乃至丢了江山,他还力挺自己用的人,因为他相信自己是对的。到最后,他死在了自己最信任的人手里,还坚持认为自己“用人正确”。

  了解这一段历史后,我对“人才”俩字可谓心生敬意,多少真人才埋没在了历史中,多少贴了标签、被人力挺的人才像跳梁小丑一样,在历史的舞台中阴错阳差地用有了自己的一席之地。

 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,朱棣当朝后,叛徒李景隆被封为了一等功臣,继续着他的荣华富贵。

  然而,好景不长。朱棣登基后第三年,也就是永乐二年,李景隆“被人”弹劾贪污受贿、大逆不道,最终明成祖朱棣又削去了他所有的爵位,幽闭在家,李景隆想绝食自杀,结果没有死成(连绝食自杀的勇气都没有),一直到永乐末年才死,具体死在哪一年,史料无记载。此人终究自生自灭。

  朱棣不傻,一点都不傻。

  人情世故深一度:

  李景隆主动投降,打开城门迎接朱棣进入南京,属于“拥立有功”,这种时候,朱棣不会杀,不仅不会杀而且还会赏,新朝新篇章,“封赏李景隆”不仅是政治方向标,更是政治派别的一种重新洗牌。方孝儒誓死效忠建文帝朱允炆被朱棣诛了十族,相比之下,李景隆是个“明白人”,好死不如赖活着,好汉不吃眼前亏。

  背叛与出卖这种事,每朝每代都有,历经九死一生发动靖难之役的朱棣,心里怎么会不明白,李景隆这样的政治墙头草压根就不可能用,即便是短暂的“用”也是为了堵其他人的嘴,因为,从古至今,没有人会喜欢叛徒和小人,连叛徒和小人自己都不喜欢这样的人。所以,坐稳江山后,随便找一个“贪污受贿”这样“标准式官场”理由,就可以立即收拾掉李景隆。

  我们再来换个角度看历史。

  建文帝朱允炆一朝,从齐泰、黄子澄到后来的李景隆,朱允炆用人不可谓不任性,已经产生了不良反应,带来了不良后果,朱允炆一错再错,没有及时进行“人才熔断”,而是“继续信任”,与其说朱允炆继续信任自己所用的人,到不如说,他继续信任自己的眼光。绝对权力必然导致绝对任性,让皇帝认错是件很难的事,历史上也有皇帝认过错,那需要皇帝这样的“一把手”有真胸怀,还要有臣子积极配合、积极迎合,才有可能下一个“罪己诏”。

  建文帝朱允炆从爷爷朱元璋手里接过大明江山后,连环用人错误导致连环决策错误,最终迅速丢掉了自己的江山。和老谋深算的朱棣比,这个“侄儿”差就差在用人上。


发表评论

最新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