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活小故事,小别离学技术

[2020-01-19 10:03]
今天给大家分享文学小故事,为大家放松!...

  我妈说我不重情义,她说这句话的时侯,我专门反问了一下,结果她并没有什么反应,自顾自地继续着她的话题。自从上大学经历别离,让我发现这句话当真是有理可依。

  别离之际我转身总是潇洒,太多情感的缠绵,别离双方牵丝拉线,平添了愁绪,还不如把离愁断得干净,疼得利落。但有两次别离,即便潇洒却丝毫不利落。

  有的人爱你不需要问你什么,你的每个动作,每个表情他们都熟记在心,然后推理出你喜欢什么,讨厌什么。有时候不经意的一句话,他们都会牢记在心,然后他们也随口告诉你——那句话实现了。感受杂糅着,既有惊喜又有愧疚调和之后,便微苦。

  1

 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我喜欢揉我喜欢的人的脸。2019年的暑假我到姥姥家附近工作,也就住在了姥姥家,小时候我曾经在这儿住过一年。

  那地儿有我一个家,开始计划着回家睡。但我刚到的时候,我姐(一直在我姥家)有事外出,我姥留我在那睡,我就想着要有事儿好跑个腿,就留下了。

  工作的那一个月,我听我姥姥讲她的故事,讲她孩子们的故事。我知道这些事情她说过很多遍,只是想找个人唠唠,碰巧我特别爱听她讲故事,讲专属于这方屋檐下的故事。

  她有次跟我念叨起来,从前她年轻住182楼的时候,从没给孩子们做过饭。

  休假的时候我坐了三个小时班车回到家。

  和我爸一起接我妈回家的路上,我跟我妈提起这话,车外的路灯忽闪忽闪地照到她脸上,我见了她眼眶有些红,对我说:“是,她从来没做过,所以想在你们身上补偿一点。你姥这辈子啊,就没咋享过福。”

  提起这个话题的最开始是因为我讲了这样一件事。

  有天工作碰到了严重的阻碍,中午吃饭的时候一直在想应对措施,可能因为神态有些飘忽。下午,我下班回来,她告诉我说,她要去上厕所(离家有点远),让我照顾好我姥爷。

  我答应了。

  但见她换了衣服换了鞋,仅有丝丝的疑惑在脑中闪过,但我并没有抓住。七八分钟之后,她带着一个烧饼夹肉回来,接过来的那一刻,我的心情是复杂的,因为她递过来地时候说着:我看今天中午做的饭你不爱吃,我找了一圈也没见你那天带回来的烧饼夹肉,就在棚底下买了一个。

  我跟我妈说,我本来是过去排忧帮忙的,但感觉,但感觉变成了一种负担。讲这件事的时候,我爸也听见了,一脸嫌弃对我说,你就是老让人产生误解。其实说实话,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我除了一点点委屈外,完全是赞同的。

  她每天早上都会给我买早饭,我累得起不来,推说很久让她不要买了,依旧阻止不了她,当天答应的好好得,第二天依旧在买菜的时候捎回来。

  有天晚饭吃饭的时候,聊到开心处,我就随口说了一句:“等我病好了一定要买一包辣条。”

  她也接了我的话茬:“是不是就是你们小时候经常买的那种。”

  我:“对对对!就那个,病好了就要放肆吃,嘿嘿。”

  本来只是一次闲聊,但第二天起床,我就看见桌子上放了一包辣条。

  她风轻云淡地告诉我,她买菜的时候顺道儿到电线杆旁边的商店给我买了一包。其实一点儿都不顺路。

  她眼睛闪着光地说着那家商店的老婆婆还记得我,说我当时黑瘦黑瘦的,现在都长成大姑娘了;她说着那婆婆八十多也还有滋有味吃着辣条零食……

  她的声音在我这越飘越远,我看着桌上的辣条,说不上来心里什么滋味。只能暗自下决心,以后说话得斟酌。

  一个月,很快,我的工作结束了。

  最后的那个下午,她把我送到胡同口。在那,我揉了揉她的脸,摸着她的脸说笑着说:我走了。

  她抓住我的手,拉下来,狠狠地握了一下,什么都没说,但那一刻她捏住的还有我的心跳。

  她的爱总用行动表达,且情真意切。

  胡同离下一个拐角有一段距离,我每迈一步便苦一分,三步一回首。到了拐角,最后一次我转身招手,大喊一声了拜拜。她依然站在那,小小的身板躬着极深的背,向我招了招手,我笑着转身,大步向前走了。

  也许是天气太热,眼泪在眼眶充盈,并不会流出来。

  不是很快的班车依旧在摇摇晃晃,我头靠在窗户上,抱着我鼓鼓的书包,看着窗外向后的景色擦除光的粒子。

  暑假也很快,工作完在家呆四五天又要开学了。

  2

  我们一家三口来到高铁站。离发车还有一段时间。

  我们三口人有一样的默契——都往站外的石头墩上一坐。我妈拿着手机拍我和我爸,我抬手揉了好一会儿我妈的脸。

  过了一会儿,一位陌生的叔叔走过来,向我们说着他女儿刚上大学的事情,说着她多么多么出色,上了一所多么多么优秀的大学。

  我能感觉到,我爸妈都似有似无地观察着我听到这些话反应。是的,说不难过是假的,走出一段岁月,不是很简单。但那会儿我已经是成年人了,那种难受的感觉很淡很淡,淡到可以忽略。

  没有假装,我低头享受着这一切。因为这是我这次走之前,享受的最后一段一家三口在一起的时间。

  我不想让他们再小心翼翼对着我曾经脆弱不堪的自尊,我想告诉他们我已经是个成年人了,我自己可以站起来了。

  我不会再停留在一些人表面的话语。因为我能感觉到那位叔叔在骄傲的话语下,也透露着对女儿的不舍;我能想象到,我爸也这么骄傲的告诉其他人他女儿的事迹;我也能感受到,我爸已经不想听那位叔叔的话,想再看看我……

  不舍在心中发酵,在我爸第三次看向我的时候,发酵到顶点,我受不了了。

  站起身说,爸妈我进去了。点头微笑,向那位叔叔道别。

  我把你送到门口吧,我爸拿起我的电脑对我说。

  好。

  进站门前,我伸手接过我爸手里的电脑,笑着说,我走了。对他俩一招手,转身就走,不再转头。

  我不忍再看他俩,我妈的鼻子很漂亮,我不喜欢它变成红色的样子。

  过安检的时候,我深深呼出了一口气。

  坐上高铁,我拿出手机,准备跟他俩说一声,我坐好了。

  看见我妈发了好几条语音。

  她带着强忍的哭腔跟我说,刚刚你爸送我上公交对我说,为啥我送你没啥感觉,送孩子走的时候,那么难受呢?

  我本淡淡的苦味,强烈迸发,刺激泪腺,我还是没让它流出来,揉着眉心。我爸很少在我面前说些什么感性的话,通常都是从我妈那知道。

  我发现我不是不难受,只是跟我爸一样,把它埋进了最深的地方。

  在高铁上,我又看着窗外变成光粒的景色,有点儿晕。

  这个暑假我们三口人在一起的时间,很短很短,短到除了睡觉时间完全可以用小时记录。

  重不重情谊?说重,我好像就是不是很重;说不重,我好像心里还是有那么一块儿柔软留着。

  亿年的光线,穿过这座年轻又孤独的星球,生活五味调和成百味,今天苦占上风。

来源:全民都赚钱网,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!

转载请注明:https://www.quanmindouzhuanqian.com/a/meiti/523.html

1
联系我们